江蘇節能網

 

搜索

歡迎投稿

《CAJ-CD》規范執行優秀期刊

“中國核心期刊(遴選)數據庫”收錄期刊

歡迎訂閱

《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全文入編期刊

中國學術期刊綜合評價數據庫來源期刊

誠邀廣告

“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全文收錄期刊

地址:南京市苜蓿園大街52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南京市節能技術服務中心    備案號:蘇ICP備10010936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京

 

節能詳情

化工園區減半、數十家企業整合轉移:中小煉化企業已行至十字路口!

瀏覽量

當前市場變得越來越開放,中小型煉化企業期待中的春天卻沒有如期而至,反而是關乎生死的戲碼接連上演,這究竟是為什么?

日前,浙江浙石油貿易有限公司經商務部審核符合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資格要求,有望成為首家中外合資身份進行原油進口貿易操作的企業。

至此,被譽為地方煉化企業福音的“原油進口資質開放”,已走過近5個年頭。

數據顯示,2019年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允許量計劃為2.02億噸,數十家地方煉化企業將享受到了這一政策紅利。

從頂層設計來看,市場正變得愈加公平開放,但現實中煉化企業的挑戰卻有增無減,尤其中小型煉化企業過得并沒有如想象的那般“愜意”。

數年間,很多中小煉化企業或走向死亡,或束手以待,等待被整合收割,即便奮力突圍的中小企業也走到了關乎命運的十字路口。

01開放的競爭更殘酷

縱觀全國煉化行業,原油進口資質開放以來,民營煉油企業兩極分化的格局愈加明顯。

據了解,2019年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配額已經下放完畢,全年累計42家地方煉廠獲批原油進口配額12112萬噸。

其中,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的代表恒力石化獲批原油進口配額1680萬噸,山東地煉龍頭東明石化獲批750萬噸,東北地煉一哥遼寧盤錦北方瀝青燃料有限公司獲批700萬噸,僅三者就斬獲3130萬噸原油配額,占比超1/4。

其余39家地方煉油企業,除了因建設節奏,原油進口配額暫時限制的浙江石化,原油進口配額平均在230萬噸左右的水平,煉化規模相對較小。這些企業很大一部分,在與原油進口資質開放催生的大型煉化項目的競爭中,處于風雨飄搖的地步。

2018年以后,石油煉化行業計劃投建單體產能千萬噸以上、工藝鏈覆蓋精細化工的大型煉化一體化煉化項目規模共3.2380億噸,這些大型項目所處區域均距大型港口較近,進口原油配額等量匹配,綜合競爭力優勢明顯。

反觀中小型煉化企業,在國內成品油產業產能過剩,國內工業活動放緩導致下游消費量增速降低的形勢下,煉油行業利潤普遍下滑,企業壓力陡增。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煉油業營業收入1.91萬億元,同比增長2.2%;利潤412.8億元。

與煉油行業整體盈利相比,中小型煉化企業云集的山東地煉則陷入了虧損。

據能源機構監測,7月中旬山東煉油廠常減壓開工率為50.7%,開工率再創2017年以來的新低。山東當地產業鏈完善的大型煉油廠的盈利能力已經處于盈虧平衡狀態,規模小的煉廠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已陸續有地煉企業開始停工檢修。

業內人士披露,現在還有一些煉油廠為了完成當年原油的進口配額指標,即便虧損仍在繼續生產,以確保下一年獲得足額的原油進口配額指標。

從上不難看出,中小型煉化企業在享受“原油進口資質開放”紅利的同時,另一邊卻陷入了困境,由于落后產能、規范經營、油品升級等問題的多方掣肘,中小型煉化企業已然跟不上市場節奏。

02艱難前行的中小型地煉企業

據了解,2019年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規模可能超過全部原油進口貿易量的40%,僅以規模來看,民營煉化企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實際上地煉企業的日子并不好過。

一位地煉企業負責人曾透露,“不考慮前期裝置投入,油品質量每上升一個級別,增加420元/噸的脫硫成本,煉廠需要承擔210元的成本,這對地煉來說打擊甚重。”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油品升級節奏緊湊,2015年中國全面實施了國四柴油標準,到2017年全面供應國五標準汽柴油供應,時隔兩年,全國規劃全面供應符合國六標準的車用汽柴油。

按照目前油品的迭代速度,地方民營煉化企業要想保住市場,只能疲于設備技術升級改造。但每套價值上千萬元的脫硫裝置、加氫裝置,資金實力有限的中小民營企業很難承擔。

有業內人士曾表示,油品升級的大背景下,中小型地煉企業的逐步淘汰將是一個必然而緩慢的過程。

而且伴隨著越來越嚴的環保、安全督察,中小型煉化企業向下游化工延展,發展一體化的突圍之路也越來越窄了。

以占據地煉產能半壁江山的山東為例,山東省自2017年以來,著手整治化工產業的散亂狀態,并研究制定化工園區的標準。

目前,山東省政府已經分四批公布了85個化工園區,其中綜合園區75家、專業園區10家,化工園區從整治前的199家整合到85家,數量下降了58%。

與此同時,山東省還對化工生產企業進行了一次評級評價,參評的6094家企業中有2354家因種種原因未達評級標準。對于這些企業,山東省要求限期整改,整改后仍不達標的責令關閉退出,目前已有1334家企業公示退出。

如是,油品升級的“痛”,化工轉型的“難”,注定了中小型煉化企業前方的道路不會平坦。

03中小型煉化企業:整合or關停?

有跡象顯示,在石化產業集約化、規模化、一體化的規劃中,以中小型企業為主的民營煉化企業發展已經走在了關乎生死的岔路口。

“十三五”期間,國家為破解產能過剩,提出《石化產業規劃布局方案》推動產業集聚發展,重點建設七大石化產業基地,包括大連長興島(西中島)、河北曹妃甸、江蘇連云港、上海漕涇、浙江寧波、廣東惠州、福建古雷。

如此,中小型煉化企業需要承受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的“擠壓”。

以山東為例,山東此番并未在國家規劃的七大石化產業基地名單之列,但在石化行業新舊動能轉換推動下,煙臺裕龍島煉化一體化項目蓄勢待發,中小型煉化企業為此“讓路”已成定局。

日前,東營、淄博、日照、德州、濱州等地9家地煉企業已達成整合意向,這9家企業合計常減壓加工能力2500萬噸/年,擁有進口原油使用配額1480萬噸/年。按照1:1.25的產能置換標準,9家地煉企業能夠置換2000萬噸新產能。

實際上,此番9家中小型地煉企業的整合轉移,僅僅是山東地煉轉型的開始。按照9月初召開的山東省地煉企業產能整合轉移政策解讀會議,2022年前山東要完成整合轉移的地煉合計22家,其中50%在東營,50%要在明年完成。

 

研究數據顯示,山東省內300萬噸以下的煉能合計4610萬噸共計38家,超過此番規劃整合轉移的22家。按照披露的山東省地煉產能整合轉移細則,不在整合轉移計劃內的,如果不符合一體化標準,拆除是大概率事件。

如此來看,在市場不斷改變和開放的同時,如何進行產能升級,終究是廣大煉化企業繞不開話題。

 

快乐彩怎么玩